• 新品中心
  • 无忧客服
  • 品牌文化
  • 会员中心
  • 买家必读
  • 描述相符4.7 1.4%

    《第一代淘宝网红赵大喜赵岩夫妇 开淘宝店一天工作16小时》

    时间2019-05-29 15:04 来源:大喜自制

    《第一代淘宝网红赵大喜赵岩夫妇 开淘宝店一天工作16小时》简介:

    第一代淘宝网红赵大喜赵岩夫妇 开淘宝店一天工作16小时

      编者按网红并不是今年出现的,但今年最红。比如前段时间的Papi酱,虽然惹起一地鸡毛,但着实成为网红界的现象和事件。
     
      稍稍正式的解释,“网络红人”是指在现实或网络生活中因某事件或某行为被关注而走红的人。他们的走红皆因自身某种特质在网络作用下被放大,与网民的审美、审丑、娱乐、刺激、偷窥、臆想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,因而收获了人气,甚至将人气变现。
     
      但是,“网络红人”并不是自发产生的,也并非单独存在,它是网络红人、网络推手、媒体及受众等共同作用的结果。也就是说,它其实是一个链条的产物。
     
      那么,现实生活中的网红是怎样的?他们如何通过网络一步步地红到发紫?网红产业链是怎么运作的?……钱江晚报记者试着展开调查。
     
     
      赵大喜(右)、赵岩夫妇
     
      “其实我们也不算红。”眼前的赵大喜、赵岩夫妇,与网络上照片里的他们,并没有太大区别。男的33岁,成熟稳重,女的26岁,小巧可爱,文艺气息十足。唯一的惊讶之处是,我以为他们会精心打扮,没曾想一身麻布简装,头发随意扎起,还有点油。“我要西瓜汁。”“那我也来杯西瓜汁吧。”在一起四年,两人的默契早已养成。尽管看起来就像一对年轻情侣,却已是结婚多年的“老夫老妻”了。
     
      见面之前,我们约了很久。“不好意思,我们这两天要去日本拍照。”“对不起啊,我们要去广州看展一周。”“我们最近在上新,忙得焦头烂额,等上完就联系你。”大约从第一次约到最终完成,过去了至少三个礼拜吧。网红都这么忙吗?这是见面时一定要问的问题。当大多数人都在讨论Papi酱时,我却想和赵大喜、赵岩等淘宝第一批网红聊聊。与那些短视频网红相比,他们更有变现的经历和经验,更有现实的启示性。
     
      成名:
     
      四年积累,并非一朝一夕
     
      说起“红”,大喜和赵岩很谦虚:“我们还算不上红呢,微博上只有40万粉丝。”其实,在淘宝上,他们已有230万粉丝,而这230万粉丝,都是实打实可为他们提供收益的。
     
      2008年,赵岩美院毕业。没想到,一脚踏进了淘宝圈。
     
      “有个学姐是开淘宝店的,让我帮忙拍图片。”当时的淘宝店,还没有模特照,所有的商品图片都以平铺的方式展示。赵岩就这样开始帮学姐拍女装,也就入了行。
     
      “进入这个圈子后就开始接触了很多淘宝店主、卖家,感觉这个行业蛮有前景。也和别人合作过,但是合作模式比较麻烦,特别是异地的,我依旧还是主营自己的摄影工作室。”2012年那会儿,赵岩已是网上小有人气的摄影师。彼时,大喜还在湖南念大三,是个兼职模特。
     
      缘分使然,他们在网上认识、相恋。半年后,大喜跑到杭州,与赵岩闪婚。
     
      大喜喜欢搭配,把赵岩留存着的不少古着穿得颇有味道。赵岩则忍不住给她拍了一套又一套的照片,没曾想,在微博上竟积累了十万粉丝。红了。
     
      粉丝们热切盼望着可以穿到跟大喜一样的衣服,可是这些古着,各只有一件。
     
      第一桶金:
     
      两个人撑起一家店
     
      2013年,赵岩觉得开网店的时机已经成熟。这年3月24日,“大喜自制独立复古女装”第一次上新,比预计的效果要好很多。“在杭州进货。店铺运营到两三个月时,就可以总结出哪些款式比较好卖,我们就和服装厂去谈,加工定做。”赵岩说,店铺第一桶金就在那时赚得了。
     
      2014年,两人开出了自己的工厂。目前,工厂有200位工人,厂房在乔司,约有4000平方米。公司有40多位员工,可从设计到售后,两人都亲力亲为。
     
      有多苦?摄影师自己做,模特自己当,连化妆都自己上。“一年365天全年扑在生意上,几乎很少与人交流。我们每次出去都是带着很多个大箱子,拍照加睡觉,几乎没有时间去玩,没有娱乐项目。”赵岩说,别人365天,每天至少要吃上三顿饭,而他和大喜,365天可能只能吃上500顿。
     
      苦归苦,网传淘宝网红的收入可不低,比如王思聪前女友雪梨,比如VC。“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高,都是辛苦钱。”两人不愿透露一年的营业额,不过,目前他们在淘宝店铺中排名前50,而第一名的年营业额是6亿~7亿元。
     
      另外可以供参考的是,不算工厂,两人位于滨江的公司,房租就要70万元/年,员工基本工资最高的就有20万/年,另外还有几万至十几万元不等的奖金。
     
      瓶颈期:
     
      想做有腔调的品牌
     
      说也奇怪,这些年来,并没有网红孵化公司找过他俩,“大概因为我俩比较难搞吧。”赵岩调侃,一是由于两人粉丝圈已较成熟;二是由于两人对服装的要求比较高,而孵化公司喜欢简单易操作的。
     
      目前,签约孵化公司的淘宝网红,分为两类,一类是企业家性质的,目的是用人气为店铺带来流量;二是有明星梦的。那么在赵岩和大喜看来,淘宝网红与以Papi酱为代表的视频网红,在“红”的基础、速度、变现能力上有何区别?
     
      “淘宝上的网红,更多的是先有店,再有人气。与Papi酱一类的网红,可比性不强。”但作为红人,得紧跟时尚的潮流。所以平时并不怎么爱抛头露面的大喜,也尝试着为粉丝们直播过几次,目的当然是介绍自家的衣服,效果还不错。
     
      最近,两人正在安静又焦灼地等待瓶颈期的到来。“随着淘宝流量、生产量的增大,服务链、生产链各种都会面临很大的挑战。”赵岩表示,“过去的每一天,都是新的挑战,每一天都很难熬。常常会记忆混乱,记错事情。”所以瓶颈期在他看来,不过是一个亟待解决掉的挑战。
     
      尽管路有些难走,但他们的理想挺远大,“想把大喜做成像香奈儿这样的,特立独行有腔调有品牌符号的大品牌。”